高文安:不介意年轻设计师抄我的作品但要抄对方向

2019-03-13 作者:admin   |   浏览(194)

  2018年1月17日,高文安设计与AIDG设计公司宣布融合,我们不禁好奇,从宝鹰公司的股份受让到与AIDG的融合,未来的高文安还有什么动作?新浪家居独家专访高文安,了解这位设计之父的初衷。

  提到“香港室内设计之父”高文安,很多人都会将他的人生故事当成学习模板。也许,把他40多年的设计生涯,拍生记录片也不为过。30岁,他创办高文安设计有限公司;40岁成为李嘉诚,成龙,梅艳芳等香港知名人士的豪宅御用设计师;50岁开始健身,53岁出版自己的写真集,成为专业级健美男士; 65岁再创自有品牌“MY”,并逐步扩充至9大生活品类;70岁获香港室内设计协会终身成就奖,(IFI)重大国际成就表彰。

  在很多人心中,像他这般德高望重的设计师,可能只愿意接一些高大上的项目,其实不然,他说不挑项目,最想做的设计项目是殡仪馆。70多岁的他,依然有着“不安分”的心,为了保护传统建筑和生态文化,他做了一系列老建筑和古村落改造,从浙江百年古村九仰坪,到苏州西山岛堂里古村,再到贵州排烧村古苗寨,努力把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国际化,推动传统文化的复兴。2013年,他把老建筑改造做到了国外,自费购买苏格兰古堡,用设计赋予它第二春。

  2018年1月17日,高文安设计与AIDG设计公司宣布融合,我们不禁好奇,从宝鹰公司的股份受让到与AIDG的融合,未来的高文安还有什么动作?新浪家居独家专访高文安,了解这位设计之父的初衷。

  一九四三年生,香港资深室内设计师、香港建筑师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建筑师学院院士、澳洲皇家建筑师学院院士,逾四十年的设计生涯里,完成室内设计五千余项,出版系列作品集《品鉴·品味》、《品鉴·传奇》、《品鉴·悟道》等,被誉为“香港室内设计之父”。

  从宝鹰公司的股份受让到与AIDG的融合,把我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融合给年轻的设计师,让他们更懂得把握西方文化,发扬中国传统文化。

  高文安: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工作,虽然公司员工逐渐成长起来,很多工作可以交给他们,但是主要的主创还是我,而且客户给我的总费用也是希望我参与。在中国很多城市都有我们的项目,我需要与客户交流因此经常出差,最厉害的时候是一年出差155次。有空余的时间我都到外国旅游,去不同的城市,我享受旅途中自我发现的快感,在内地的生活是跟国外的节奏、水平档次都不一样,我希望能够多吸收一下国外生活的气息。

  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公司已经成长起来,我也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工作,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名望,我更希望能够通过自我人生经验,推动年轻人有自我明确的方向。

  高文安:我住在深圳,但我一点都不喜欢深圳,始终觉得是个过客。深圳作为新生的城市,外来人口众多却没有城市自身的文化底蕴。我对文化一直特别向往,去旅游的国家都是拥有浓厚的传统文化,去了以后还会重复再去,比如意大利、埃及、印度、摩洛哥、土耳其等国家,每一次去都有不同的感受,也用这种生活的状态来提升自己。

  我可以去到印尼农村买一个房子做成农民房在那里生活,我不想别人把我放在高大上的位置,更喜欢走接地气的平民路线。我觉得自己是两个极端,可以做一万平米高大上的私宅,也可以做十几平的农民房。

  高文安:设计师是一个职业,很多人觉得设计师为了有好的生活很努力去接项目赚钱。当生活得到改善之后,很多设计师却没有再提升自己,而是停留在某个阶段,跳不出去。设计师与演员一样,没有抓住机会去尝试不同的角色和项目去充实自己,慢慢你就会越走越窄,越走越难走。

  所以,我不挑项目来做,也不固定只做什么项目。在香港的时候,我已经有一定的名气,成为富豪御用的设计师,但是我一点都没有虚荣心,反而觉得自己更应该接地气。

  很多年前我在一个访问中说想做殡仪馆,在生活中很多平民百姓的葬礼草草了事让人觉得很悲凉,我觉得这个地方让人心里不舒服,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一种告别,让走的人更有尊严,送的人心里有些安慰。20多年以后,香港医管局局长打电线年前看过您的访问,您想有机会做一个殡仪馆,现在有慈善的机构愿意赞助香港的七个医院,给那些没有能力举办葬礼的老百姓一个很好的告别的地方,费用不多,问我还是否愿意做。我说当然愿意。

  我会很努力做歌剧院、博物馆和图书馆这些高大上的项目,但是想去争取更加接地气的东西。在30年前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往这个方向走是对的。

  新浪家居:您刚刚提到旅行,喜欢去国外体验生活方式。很多人说您不是在设计就是在旅行,每年自掏腰包带员工出国旅行,您这样的老板估计很多人想加入贵公司。

  高文安:内地的设计师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很少与外界有交流,读完书以后便开始工作,依然停留在老家的生活状态,在长期与客户交流、设计私宅空间的有限空间里,是很难有所突破的。

  身为老板,我想给他们跟我出去看世界,体会国外的生活方式和提升生活品味的机会。长久下来,带员工出国旅行成为了我们公司文化之一。很多人说这样做对年轻人没什么益处,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花费这么多钱带职员去旅行,如果他们离职了就什么也剩不下了。但我觉得这是培养年轻人的梦想,带领他们走向世界的机会,可以唤醒他们的创作,看到他们眼里的光彩,就看到了旅行的意义和价值。

  花的这个费用都是他们帮我赚回来的,我把钱投资在他们身上,往后可以开花结果,其实不是很好的事吗?把公司赚回来的钱再用到员工身上,我觉得这比给他们买名牌包包来得更值得。

  高文安:中国的文化历史背景非常丰富,但是旅游配套设施却很落后,内地的大部分旅游景点在用餐、住房等配套设施上往往满意度是很低的。设计是为生活做铺垫,如果在旅途中没有享受到生活的细节,最好的景观也是死的。中国穷的时间太长,从爷爷奶奶那一代到父母那一代对生活只有基本的需求,没有上升到“讲究”层面。

  外国不等同于西方的国家,比如印度、印尼、泰国、柬埔寨等国家,虽然很穷,但是在生活水平和配套设施上却比内地好很多。我去过40多个国家,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体验当地的生活方式。哪里最能体会一个民族的文明文化水平?卫生间。很多时候,我在看到他们的卫生间时,就知道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程度在哪个阶段。

  高文安:从 2003年进入中国市场,我没有背景、没有关系,靠着在香港积累的一些人气,走进中国设计圈,经历了十几年,这种光环慢慢的已经用完了。

  我非常的欣慰,三年前宝鹰公司能够收购我们公司60%股份,也给我们发扬光大的平台。从2015年到现在,宝鹰公司一直推动我们公司发展,我们队伍壮大了,满足了中国“一带一路”,就希望把中国的设计带到国外。宝鹰公司帮我介绍了AIDG,通过合作,我们更明确了公司的定位,在建筑、生活、设计方面有更好的成果。我的长项是通过文化和,满足人们对生活美满的追求。通过宝鹰、AIDG,我希望能够把我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融合给年轻的设计师,让他们更懂得把握西方的文化,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

  高文安:后续需要看我们发展的方向,在未来我希望能够参与将中国丝绸之路以及有历史文化的景点改造,让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景观达到国际化水平,吸引更多的国外游客参观。当然,这需要看公司整体的推广能力以及当地政府的推动。

  很多外国人喜欢到中国来,但顶多去北京、上海,城市不想去,因为没有好的旅游配套。西安兵马俑是全世界宝贵的文化遗产,但是我们现在能做到什么呢?仅仅是展示和博物馆的建立,相辅的酒店配套和旅行规划却缺少,很难吸引西方国家的游客。中国发展实在太快了,但是这种快是一个表象,实实在在水平的提升依然很慢。根深蒂固是我们对自己个人要求没有提高,在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上留下的问题。我觉得很可惜,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花钱让公司成员外出旅游,接触外面的世界,懂得享受生活。

  高文安:十年时间里,我一直希望能够为中国传统古建筑和文化做一点工作,但十年下来能够落地的项目却不多。为了保护故宫文物我曾经往故宫写信,想提升游客的感受和发扬故宫的皇家饮食文化,也开创自有品牌“MY”系列,却遭到质疑。我不想浪费时间了,反正我的概念就是保护文物,中国没有给我机会保护中国文物,我就去保护外国文物,苏格兰城堡就是这样的一个项目。

  2013年,我在苏格兰买了一座城堡,与苏格兰建筑师、结构工程师共同努力,将这个150多年的文物完整的保护起来,我觉得很成功也很开心。我希望通过这个动作充实自己,让国内更多人对古代文化重视起来。将来,内地有机会我就可以更好的尝试。

  新浪家居:您一直致力于东方传统文化与西方传统文化的复兴,其实在传统文化项目上很多设计师表示不敢碰,无法把握那个度,在传统文化复兴上,您是如何做的?

  高文安:一般内地的设计师不懂得把握这个度,他们以为复古就是还原,其实我们不要还原,再怎么还原也没有以前做得好,只能成为一个复制品,我们要还原的是精神上的东西。

  很多设计师对文化内涵了解不足,没有把握去做传统文化项目,这需要多看多学深入的了解。大部分的年轻设计师做了两三年以后觉得很迷惘,不知怎么做下去,其实他们没有把自己赚回来的钱,投资在提升自己身上,而是花在名贵的车、豪华房子和LV包包。年轻人最主要的提升是提升自己内在的信心,装满知识和墨水。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上,我们有很多项目,但是由于政府和发展商的原因很难落地。杭州久仰平农村项目有着80多栋的农民房,环境非常好,很多苏州、温州的投资商都希望再投资,但因为投资下去回报的时间太长,迟迟难以敲定。丝绸之路沿途上的宁夏沙坡头酒店项目,在不破坏沙漠环境前提下,打造具有天然沙漠美景的酒店,由于政府地标建筑的原因难以落地。

  新浪家居:您在传统古建筑保护和古村落改造上很有经验,并被评为河北省阜平县旅游开发顾问。在古村落改造过程中,您觉得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高文安:一点都不难,我不是要做高大上,而是还原到接地气农民的生活状态,让他们能够从城市的喧闹生活回归到平静的农村生活。从浙江百年古村九仰坪,到苏州西山岛堂里古村,再到贵州排烧村古苗寨,我们做了很多的项目,也积累了实际操作经验。

  但是,古村落改造难在落地,这需要政府和发展商的推动。目前为止除了丽江项目比较成功落地以外,其他的项目都落不了地,衡阳纳西族的文化项目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我觉得自己孤掌难鸣,靠“高文安”的名号去闯去打是做不了事的,所以我很高兴宝鹰公司能参与其中,让这条路走的顺一点。

  高文安:我觉得自己精神状况很好,有号召力和被人利用的价值,为什么不让人利用?就像一个演员还有号召力还有人买票过来看你演戏,为什么不站在舞台上?很多人觉得利用你不是好事,但是我觉得别人利用你才说明你有价值。

  我停下来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的健康状态不允许我坚持下去,第二就是人家觉得我的作品过时了。罗大佑的情歌相比现代的流行嘻哈已经过时了,自然就没有可比性。当然,我也不怕作品会过时,我的作品都是接地气为老百姓而做,更不会过时。

  新浪家居:53岁出版自己的写线岁再创自有品牌“MY”,70岁获香港室内设计协会终身成就奖,相当于隔几年就有新的动作,接下来你会有其他计划吗?

  高文安:我从来没有计划过人生,拍写真集主要是我觉得人生到了50岁的阶段,身体状况是走下坡,在50岁的时候把基础打好,那么往下坡的时间可以拉长一点。

  我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透支,熬夜、抽烟、喝酒,然后到40岁多岁的时候身体状况已经不行了。我愿意投资在锻炼身体上,希望能够拍个写线岁的人拥有健康的身体,有着正确的人生观。

  很多人觉得我的人生经历是一个带着正能量的好故事,有一次在Mycoffee里,我在画图纸,一位韩国的记者看到我,觉得我有很多故事希望能访问我。我说好啊。在访问过程中,他带着中文翻译,用了十八个月的时间,以中文形式的报道登载在韩国的报纸上。他问我能不能出版成书,把我的故事写下来,我说可以但是一定要用中文出版,最后那本书一半是中文一半是韩文翻译。最近也有一个北京的客人觉得这个故事很好帮我写了一个剧本,准备有机会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我觉得很好,只要我还有利用价值,我都愿意付出。

  高文安:我基本没有参加过活动,也很奇怪其他设计师会有那么多多余的时间去讲座,不把时间放在工作上面。

  做设计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拿过奖,也没有参加过奖。当然,每一个奖项都有需求,年轻人需要自己走出去可以通过自己的实力参奖拿奖,在行业里走的更容易一些。

  年轻设计师没有渠道增加知名度可以去参加活动,但是这个只能作为旁门左道,不是真正的实力。知名度的提升还是要回归到设计,依靠口碑,好好把工作做好,而不仅仅是参加一个活动。

  高文安:年轻设计师要会享受生活,充实自己。除了工作以外,不要浪费精力去拼酒、抽烟、熬夜消耗自己,对于一些没有帮助的活动尽量少参加,多做对自己身体有帮助的事,比如说健身、旅游、享受一场不一样的晚宴,体会生活的格调。

  在香港工作的初期开始,我赚的钱都用在旅游上,从来没有贵重的车、首饰和衣服,我看的东西不是这些,我想吸收想去看的是外国人的生活水平、生活态度,人生观。

  客户觉得我做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是眼光不一样,处理的方法也不一样。很多年轻的设计师把我封为神,也把我的作品用来参考。我不介意年轻设计师抄我的作品,起码你找到对的方向去抄,但是要慢慢有自己的个性。(文/新浪家居 陈文敏)

  大红宫墙,隔开了传统和现代两个世界,一个设计师的面馆,拉近古时皇宫与今日百姓的距离。位于故宫神武门内东长房的“故宫餐厅”,是高文安精心策划设计的一个集餐饮、设计、文化于一身的空间,设计师用自身的设计语言赋予中国传统文化全新的生命价值,旨在于更高的层面上展示、推动与发扬民族传统文化。

  餐厅本身是故宫历史文化遗产的一个组成部分,设计的要旨在于保护古文物,满足餐饮功能的同时,尽可能充分地展示建筑物600年前的历史状态。餐厅内部没有任何油饰彩绘,墙面以简洁的方式进行处理,灰色富有肌理感的涂料,完全融入古建筑原有的沧桑色调。地面基本保持原有的古砖,连地基和木结构都是明代文物,表现出厚重的历史感与沧桑斑驳的古风,透出深厚文化底蕴。

  故宫主要采用中国北方地区大量使用的“抬梁式”大木结构体系,以木材制作柱、梁、斗拱、檩、椽等承重构件。为了凸显餐厅中原有官式梁木建筑特点,设计保留了原址建筑内的“七梁八柱”,这一大胆的构想成为故宫面馆最大设计亮点,完美体现了故宫古建筑和古文物的精髓。

  古代宫廷特色的装饰元素,被融入到平易近人的餐厅设计之中。京味浓郁的枣红木框玻璃窗、颜色古旧的坐礅、精致的纱制宫灯、高及屋顶的白釉瓷瓶,别具心思的艺术摆件和家具,配以相得益彰的民乐和独到的暖光设计,营造出特色的地域和文化氛围。

  为了进一步在空间中突出民族文化,设计将中国民族服饰或传统文化元素做成背景墙,面馆餐具的设计也别具匠心,粉、绿、蓝、红、青等清代朝服里丝线种怀古色调被抽离出来,融入筷子、餐盘、青瓷大碗,成为空间细节设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古韵悠悠的空间氛围相得益彰,民族悠久的文化传统娓娓道来。

  2013年4月,高文安斥巨资买下占地面积33.3英亩(134760㎡)的苏格兰Crawfordton男爵古堡,历年四年修缮改造,2017年3月,终于大功告成。

  Crawfordton古堡,17世纪时曾归贵族克莱顿家族拥有,19世纪时被保守政客乔治.古斯塔夫沃克爵士改建,由爱丁堡著名的建筑师佩迪.金尼尔设计,是苏格兰男爵豪宅的典型。高文安致力还原古堡的苏格兰贵族原味,沧桑的红砂岩山墙,造型古朴的塔楼、雕刻,述说着四个世纪的悠远历史。

  Crawfordton毗邻爱丁堡,坐拥苏格兰草场的广袤美景,这里的生活有着贵族般的优雅与从容,在露天花园里享用英式下午茶,到森林中的古老教堂做礼拜,华灯初上时,一场盛装酒会拉开帷幕……

  这座四百年历史的古堡,在20世纪末一度荒废了近20年,如今通过高文安的设计,以传统中式与古典英式混搭的手法,对旧建筑进行修缮改造,赋予其现代的艺术情怀。

  古堡自身的特色和历史底蕴被原汁原味的保留下来,色泽古朴的木地板,样式古雅的木制楼梯,壁炉上花纹精美的古董镜,复古与现代结合的家具,不同世纪的设计美学和地域文化,在同一个空间中碰撞出艺术的火花。

  生活美学的积累需要时间的历练,建筑学出身的高文安,总能在美学与功能之间、东方与西方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点,英伦特色的餐厅,中国古典肖像画成为最大胆,也是最亮眼的装饰。

  古堡的会客厅极为气派,古典的厚重框架中装入了轻盈的现代情怀,的自然光透过木结构的玻璃,洒在定制的精美家具和艺术陈设上,蒂芙尼蓝的纯色墙面优雅地托起精雕细琢的天花,把贵族轻奢贵气的生活美学从容铺就。

  起居空间,翻新的木地板,保留了古堡的历史韵味。大面积的留白墙体,为室内营造出开阔、明亮的感觉,同时增加空间的可塑性,家具与艺术陈设可根据个人喜好随时更换,找到生活最自由、最自在的状态。

  私人健身房的设计,将高文安一直坚持的健康生活理念带进古堡。纯白主色调,突显原木带来的纯朴宁静。自然风景透窗而入,为室内注入生机与活力。威尼斯的金属镜、中国的古董柜,传递中西文化的魅力与精髓。

  《史记》中说:“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春秋至秦汉时期,贵州地界出现了一神秘夜郎国,两千多年来,古夜郎的历史面貌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但这不妨碍它成为西南民族文化的源头和代表。历史上,这里就是文化昌盛之地。依托夜郎各族共同的祖先——遁水圣母,夜郎文化长流至今,也形成了如今贵州文化多元化与原生态的最大特点。

  贵州夜郎皇宫的设计,构筑了一个宏大的主题,4500 平方米的餐饮空间,从古代夜郎王国到今天特色贵州,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和生活风貌展示得淋漓尽致。高品位的用餐享受,强烈的视觉观感,来此用餐的客人,体验的将不仅是一份美食,更是一种文化、一种意境、一种心灵上的享受与共鸣。

  餐厅一楼,设计师在构筑一个气势恢弘、辉煌夺目的现代空间的同时,引入了贵州源远流长的少数民族文化,使之成为美食之外贯穿空间最重要的一条主线,用极具地方特色的化石、陶器、银器、服饰、古代农耕纺织用具等藏品,打造成别开生面的民俗博物馆,以此来烘托和提升餐厅的文化主题。

  大堂总台总台采用正方体块式设计,如同空间中一个现代而明快的视觉符号,被三面多层的玻璃酒窖所包围,像座落于华丽的水晶城堡,几十盏鸟笼般的灯罩被固定于顶部的灯光装置中,气势不同凡响。

  二楼是餐厅的主体,三十二间各具特色的包房和大厅,构筑起一个个多姿多彩的民俗世界,每个空间的设计都匠心独运,围绕着贵州特色民族文化与夜郎古国的神秘气息,设计师从建筑、服饰、传说等不同方面截取民族元素,设计符号虚实结合,让用餐者从中读到了历史、现在与未来,设计也由此达到了工艺与文化的完美融合。

  以苗族图腾蝴蝶为主题符号的包房,《苗族古歌》记载,蝴蝶从枫木心孕育出来,与“水泡”、“游方”生下 12 个蛋,其中之一孵出苗族祖先姜央。苗族人最崇拜蝴蝶图腾,亲切地称之为“蝴蝶妈妈”。

  以侗族最精致的风景“风雨桥”为文化图景的包房,设计师用书画写意的笔法在墙上勾勒了一座风雨桥,让客人在用餐时享受到有着“世界十大最不可思议桥梁之一”美誉的建筑之神采。

  “自古苗人住高山”,为了把这一被建筑界赞为“民族建筑之瑰宝”的苗寨搬到包间内,设计师提取了村寨中最有特色的视觉元素,如作为苗寨建筑材料的木片、柱子状的房基等,让抽象的符号化身为视觉与文化的语言,传达着丰富多彩的信息。

  丽江瑞吉别墅,位于中国三遗历史名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高文安以民族的朴素哲学,将中国传统文化脉络与纳西文化渗入室内设计,历时六年精心雕琢,用现代手法还原千年纳西风情,古韵盎然也不失与时俱进的时尚浪漫,高文安想把丽江瑞吉打造成一个城市名片,他相信,百年后,它会是古城又一处鲜活的文化名胜。

  高文安将半世纪的人生感悟融入别院的设计,将传统文化中大隐隐于市的隐士情怀娓娓道来,出 尘 脱俗,透出一股闲云野鹤般的逍遥自在,古雕花木梁托天承地,敞院阁室生根一方水土,身居其内,满目风景,或品茗,或把酒当歌,与玉龙雪山对饮,从世外的喧嚣转向内心的安宁。

  揽山光,沐云影,设计别赋禅味。良辰美景四月天,赏心乐事云中院,漫步居室,每一步都是不同的风景,窗里窗外四季如画,花石草木俱得禅机,人与天合,合得静雅,居得自在心禅。

  将纳西的风土人情、民族古韵与建筑设计有机结合,以山为牆,以水为枕,空间舒旷,内藏闲适气质。与山相对,以山为依,坐享春光暖阳,卧听玉龙雪山更古长存的悠悠风吟。纳西银铜餐具、红烛玄陶、铁艺灯影,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充满情调,生态起居让世人艳羡。

  引景入户,设计师心思巧妙的将传统民族风韵融入现代起居,青砖、古铜、原木造就古典气质与肌理,沙发、壁炉等现代家具也足见雅丽闲逸。一个私密朴宅,传统文化在这里生根开花,只为地知、为天看,却不进纷繁喧嚣,不必思动,尽享闲适。

  千年丽江缔结百年瑞吉,丽江千年不拒秀水、雪山,换得不老的时光在院落中倘佯,孕育出时代的巍巍风情。瑞吉百年以传统建筑与现代生活完美嫁接,在紫金山会所,可以将历史阅读,把酒言欢,亲近丽江的灵山妙水,拥抱登顶世界的风情。

  文化背景:大理古城,东临碧波荡漾的洱海,西倚终年青翠的点苍山,风花雪月四时常春,是云南最早文化发祥地,据文献记载,公元4世纪,白族的祖先就在此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新石器文化。古城悠悠,有“大理艺术王宫”美誉的白族民居,带给每位游客一个灵性的艺术空间,品普洱老茶,看高山流云,听寺院晨钟,尽享妙香佛国。

  项目背景:“下关风,上关花,下关风吹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雪栖苍山,月照洱海,苍山洱海是大理的灵魂之笔,大理王宫售楼中心的设计重点,是利用大理的地理优势,借窗及景,将苍山洱海之色引入室内,实现美景重生,再融合当地白族文化与古代王宫细节,朴素与雍容并存,给人无限遐想。

  设计说明:苍山下,洱海边,风情浓郁的白族人家与大理的风花雪月是高文安设计的灵感来源,从白族传统服饰到地域特色美食,从传统木雕门屏风、到藤编背景墙,白族生活的点滴都经过高文安的提炼,细化为白族衣、食、住、行四大主题样板房。

  提到“香港室内设计之父”高文安,很多人都会将他的人生故事当成学习模板。也许,把他40多年的设计生涯,拍生记录片也不为过。30岁,他创办高文安设计有限公司;40岁成为李嘉诚,成龙,梅艳芳等香港知名人士的豪宅御用设计师;50岁开始健身,53岁出版自己的写真集,成为专业级健美男士; 65岁再创自有品牌“MY”,并逐步扩充至9大生活品类;70岁获香港室内设计协会终身成就奖,(IFI)重大国际成就表彰。

  在很多人心中,像他这般德高望重的设计师,可能只愿意接一些高大上的项目,其实不然,他说不挑项目,最想做的设计项目是殡仪馆。70多岁的他,依然有着“不安分”的心,为了保护传统建筑和生态文化,他做了一系列老建筑和古村落改造,从浙江百年古村九仰坪,到苏州西山岛堂里古村,再到贵州排烧村古苗寨,努力把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国际化,推动传统文化的复兴。2013年,他把老建筑改造做到了国外,自费购买苏格兰古堡,用设计赋予它第二春。

  2018年1月17日,高文安设计与AIDG设计公司宣布融合,我们不禁好奇,从宝鹰公司的股份受让到与AIDG的融合,未来的高文安还有什么动作?新浪家居独家专访高文安,了解这位设计之父的初衷。

  一九四三年生,香港资深室内设计师、香港建筑师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建筑师学院院士、澳洲皇家建筑师学院院士,逾四十年的设计生涯里,完成室内设计五千余项,出版系列作品集《品鉴·品味》、《品鉴·传奇》、《品鉴·悟道》等,被誉为“香港室内设计之父”。

  从宝鹰公司的股份受让到与AIDG的融合,把我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融合给年轻的设计师,让他们更懂得把握西方文化,发扬中国传统文化。

  高文安: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工作,虽然公司员工逐渐成长起来,很多工作可以交给他们,但是主要的主创还是我,而且客户给我的总费用也是希望我参与。在中国很多城市都有我们的项目,我需要与客户交流因此经常出差,最厉害的时候是一年出差155次。有空余的时间我都到外国旅游,去不同的城市,我享受旅途中自我发现的快感,在内地的生活是跟国外的节奏、水平档次都不一样,我希望能够多吸收一下国外生活的气息。

  我对目前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公司已经成长起来,我也经历了那么多年的工作,在市场上有一定的名望,我更希望能够通过自我人生经验,推动年轻人有自我明确的方向。

  高文安:我住在深圳,但我一点都不喜欢深圳,始终觉得是个过客。深圳作为新生的城市,外来人口众多却没有城市自身的文化底蕴。我对文化一直特别向往,去旅游的国家都是拥有浓厚的传统文化,去了以后还会重复再去,比如意大利、埃及、印度、摩洛哥、土耳其等国家,每一次去都有不同的感受,也用这种生活的状态来提升自己。

  我可以去到印尼农村买一个房子做成农民房在那里生活,我不想别人把我放在高大上的位置,更喜欢走接地气的平民路线。我觉得自己是两个极端,可以做一万平米高大上的私宅,也可以做十几平的农民房。

  高文安:设计师是一个职业,很多人觉得设计师为了有好的生活很努力去接项目赚钱。当生活得到改善之后,很多设计师却没有再提升自己,而是停留在某个阶段,跳不出去。设计师与演员一样,没有抓住机会去尝试不同的角色和项目去充实自己,慢慢你就会越走越窄,越走越难走。

  所以,我不挑项目来做,也不固定只做什么项目。在香港的时候,我已经有一定的名气,成为富豪御用的设计师,但是我一点都没有虚荣心,反而觉得自己更应该接地气。

  很多年前我在一个访问中说想做殡仪馆,在生活中很多平民百姓的葬礼草草了事让人觉得很悲凉,我觉得这个地方让人心里不舒服,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一种告别,让走的人更有尊严,送的人心里有些安慰。20多年以后,香港医管局局长打电线年前看过您的访问,您想有机会做一个殡仪馆,现在有慈善的机构愿意赞助香港的七个医院,给那些没有能力举办葬礼的老百姓一个很好的告别的地方,费用不多,问我还是否愿意做。我说当然愿意。

  我会很努力做歌剧院、博物馆和图书馆这些高大上的项目,但是想去争取更加接地气的东西。在30年前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往这个方向走是对的。

  新浪家居:您刚刚提到旅行,喜欢去国外体验生活方式。很多人说您不是在设计就是在旅行,每年自掏腰包带员工出国旅行,您这样的老板估计很多人想加入贵公司。

  高文安:内地的设计师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很少与外界有交流,读完书以后便开始工作,依然停留在老家的生活状态,在长期与客户交流、设计私宅空间的有限空间里,是很难有所突破的。

  身为老板,我想给他们跟我出去看世界,体会国外的生活方式和提升生活品味的机会。长久下来,带员工出国旅行成为了我们公司文化之一。很多人说这样做对年轻人没什么益处,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花费这么多钱带职员去旅行,如果他们离职了就什么也剩不下了。但我觉得这是培养年轻人的梦想,带领他们走向世界的机会,可以唤醒他们的创作,看到他们眼里的光彩,就看到了旅行的意义和价值。

  花的这个费用都是他们帮我赚回来的,我把钱投资在他们身上,往后可以开花结果,其实不是很好的事吗?把公司赚回来的钱再用到员工身上,我觉得这比给他们买名牌包包来得更值得。

  高文安:中国的文化历史背景非常丰富,但是旅游配套设施却很落后,内地的大部分旅游景点在用餐、住房等配套设施上往往满意度是很低的。设计是为生活做铺垫,如果在旅途中没有享受到生活的细节,最好的景观也是死的。中国穷的时间太长,从爷爷奶奶那一代到父母那一代对生活只有基本的需求,没有上升到“讲究”层面。

  外国不等同于西方的国家,比如印度、印尼、泰国、柬埔寨等国家,虽然很穷,但是在生活水平和配套设施上却比内地好很多。我去过40多个国家,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体验当地的生活方式。哪里最能体会一个民族的文明文化水平?卫生间。很多时候,我在看到他们的卫生间时,就知道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程度在哪个阶段。

  高文安:从 2003年进入中国市场,我没有背景、没有关系,靠着在香港积累的一些人气,走进中国设计圈,经历了十几年,这种光环慢慢的已经用完了。

  我非常的欣慰,三年前宝鹰公司能够收购我们公司60%股份,也给我们发扬光大的平台。从2015年到现在,宝鹰公司一直推动我们公司发展,我们队伍壮大了,满足了中国“一带一路”,就希望把中国的设计带到国外。宝鹰公司帮我介绍了AIDG,通过合作,我们更明确了公司的定位,在建筑、生活、设计方面有更好的成果。我的长项是通过文化和,满足人们对生活美满的追求。通过宝鹰、AIDG,我希望能够把我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融合给年轻的设计师,让他们更懂得把握西方的文化,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

  高文安:后续需要看我们发展的方向,在未来我希望能够参与将中国丝绸之路以及有历史文化的景点改造,让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景观达到国际化水平,吸引更多的国外游客参观。当然,这需要看公司整体的推广能力以及当地政府的推动。

  很多外国人喜欢到中国来,但顶多去北京、上海,城市不想去,因为没有好的旅游配套。西安兵马俑是全世界宝贵的文化遗产,但是我们现在能做到什么呢?仅仅是展示和博物馆的建立,相辅的酒店配套和旅行规划却缺少,很难吸引西方国家的游客。中国发展实在太快了,但是这种快是一个表象,实实在在水平的提升依然很慢。根深蒂固是我们对自己个人要求没有提高,在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上留下的问题。我觉得很可惜,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花钱让公司成员外出旅游,接触外面的世界,懂得享受生活。

  高文安:十年时间里,我一直希望能够为中国传统古建筑和文化做一点工作,但十年下来能够落地的项目却不多。为了保护故宫文物我曾经往故宫写信,想提升游客的感受和发扬故宫的皇家饮食文化,也开创自有品牌“MY”系列,却遭到质疑。我不想浪费时间了,反正我的概念就是保护文物,中国没有给我机会保护中国文物,我就去保护外国文物,苏格兰城堡就是这样的一个项目。

  2013年,我在苏格兰买了一座城堡,与苏格兰建筑师、结构工程师共同努力,将这个150多年的文物完整的保护起来,我觉得很成功也很开心。我希望通过这个动作充实自己,让国内更多人对古代文化重视起来。将来,内地有机会我就可以更好的尝试。

  新浪家居:您一直致力于东方传统文化与西方传统文化的复兴,其实在传统文化项目上很多设计师表示不敢碰,无法把握那个度,在传统文化复兴上,您是如何做的?

  高文安:一般内地的设计师不懂得把握这个度,他们以为复古就是还原,其实我们不要还原,再怎么还原也没有以前做得好,只能成为一个复制品,我们要还原的是精神上的东西。

  很多设计师对文化内涵了解不足,没有把握去做传统文化项目,这需要多看多学深入的了解。大部分的年轻设计师做了两三年以后觉得很迷惘,不知怎么做下去,其实他们没有把自己赚回来的钱,投资在提升自己身上,而是花在名贵的车、豪华房子和LV包包。年轻人最主要的提升是提升自己内在的信心,装满知识和墨水。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上,我们有很多项目,但是由于政府和发展商的原因很难落地。杭州久仰平农村项目有着80多栋的农民房,环境非常好,很多苏州、温州的投资商都希望再投资,但因为投资下去回报的时间太长,迟迟难以敲定。丝绸之路沿途上的宁夏沙坡头酒店项目,在不破坏沙漠环境前提下,打造具有天然沙漠美景的酒店,由于政府地标建筑的原因难以落地。

  新浪家居:您在传统古建筑保护和古村落改造上很有经验,并被评为河北省阜平县旅游开发顾问。在古村落改造过程中,您觉得最难的地方是什么?

  高文安:一点都不难,我不是要做高大上,而是还原到接地气农民的生活状态,让他们能够从城市的喧闹生活回归到平静的农村生活。从浙江百年古村九仰坪,到苏州西山岛堂里古村,再到贵州排烧村古苗寨,我们做了很多的项目,也积累了实际操作经验。

  但是,古村落改造难在落地,这需要政府和发展商的推动。目前为止除了丽江项目比较成功落地以外,其他的项目都落不了地,衡阳纳西族的文化项目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我觉得自己孤掌难鸣,靠“高文安”的名号去闯去打是做不了事的,所以我很高兴宝鹰公司能参与其中,让这条路走的顺一点。

  高文安:我觉得自己精神状况很好,有号召力和被人利用的价值,为什么不让人利用?就像一个演员还有号召力还有人买票过来看你演戏,为什么不站在舞台上?很多人觉得利用你不是好事,但是我觉得别人利用你才说明你有价值。

  我停下来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我的健康状态不允许我坚持下去,第二就是人家觉得我的作品过时了。罗大佑的情歌相比现代的流行嘻哈已经过时了,自然就没有可比性。当然,我也不怕作品会过时,我的作品都是接地气为老百姓而做,更不会过时。

  新浪家居:53岁出版自己的写线岁再创自有品牌“MY”,70岁获香港室内设计协会终身成就奖,相当于隔几年就有新的动作,接下来你会有其他计划吗?

  高文安:我从来没有计划过人生,拍写真集主要是我觉得人生到了50岁的阶段,身体状况是走下坡,在50岁的时候把基础打好,那么往下坡的时间可以拉长一点。

  我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透支,熬夜、抽烟、喝酒,然后到40岁多岁的时候身体状况已经不行了。我愿意投资在锻炼身体上,希望能够拍个写线岁的人拥有健康的身体,有着正确的人生观。

  很多人觉得我的人生经历是一个带着正能量的好故事,有一次在Mycoffee里,我在画图纸,一位韩国的记者看到我,觉得我有很多故事希望能访问我。我说好啊。在访问过程中,他带着中文翻译,用了十八个月的时间,以中文形式的报道登载在韩国的报纸上。他问我能不能出版成书,把我的故事写下来,我说可以但是一定要用中文出版,最后那本书一半是中文一半是韩文翻译。最近也有一个北京的客人觉得这个故事很好帮我写了一个剧本,准备有机会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我觉得很好,只要我还有利用价值,我都愿意付出。

  高文安:我基本没有参加过活动,也很奇怪其他设计师会有那么多多余的时间去讲座,不把时间放在工作上面。

  做设计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拿过奖,也没有参加过奖。当然,每一个奖项都有需求,年轻人需要自己走出去可以通过自己的实力参奖拿奖,在行业里走的更容易一些。

  年轻设计师没有渠道增加知名度可以去参加活动,但是这个只能作为旁门左道,不是真正的实力。知名度的提升还是要回归到设计,依靠口碑,好好把工作做好,而不仅仅是参加一个活动。

  高文安:年轻设计师要会享受生活,充实自己。除了工作以外,不要浪费精力去拼酒、抽烟、熬夜消耗自己,对于一些没有帮助的活动尽量少参加,多做对自己身体有帮助的事,比如说健身、旅游、享受一场不一样的晚宴,体会生活的格调。

  在香港工作的初期开始,我赚的钱都用在旅游上,从来没有贵重的车、首饰和衣服,我看的东西不是这些,我想吸收想去看的是外国人的生活水平、生活态度,人生观。

  客户觉得我做的东西就是不一样,不一样的原因是眼光不一样,处理的方法也不一样。很多年轻的设计师把我封为神,也把我的作品用来参考。我不介意年轻设计师抄我的作品,起码你找到对的方向去抄,但是要慢慢有自己的个性。(文/新浪家居 陈文敏)

  大红宫墙,隔开了传统和现代两个世界,一个设计师的面馆,拉近古时皇宫与今日百姓的距离。位于故宫神武门内东长房的“故宫餐厅”,是高文安精心策划设计的一个集餐饮、设计、文化于一身的空间,设计师用自身的设计语言赋予中国传统文化全新的生命价值,旨在于更高的层面上展示、推动与发扬民族传统文化。

  餐厅本身是故宫历史文化遗产的一个组成部分,设计的要旨在于保护古文物,满足餐饮功能的同时,尽可能充分地展示建筑物600年前的历史状态。餐厅内部没有任何油饰彩绘,墙面以简洁的方式进行处理,灰色富有肌理感的涂料,完全融入古建筑原有的沧桑色调。地面基本保持原有的古砖,连地基和木结构都是明代文物,表现出厚重的历史感与沧桑斑驳的古风,透出深厚文化底蕴。

  故宫主要采用中国北方地区大量使用的“抬梁式”大木结构体系,以木材制作柱、梁、斗拱、檩、椽等承重构件。为了凸显餐厅中原有官式梁木建筑特点,设计保留了原址建筑内的“七梁八柱”,这一大胆的构想成为故宫面馆最大设计亮点,完美体现了故宫古建筑和古文物的精髓。

  古代宫廷特色的装饰元素,被融入到平易近人的餐厅设计之中。京味浓郁的枣红木框玻璃窗、颜色古旧的坐礅、精致的纱制宫灯、高及屋顶的白釉瓷瓶,别具心思的艺术摆件和家具,配以相得益彰的民乐和独到的暖光设计,营造出特色的地域和文化氛围。

  为了进一步在空间中突出民族文化,设计将中国民族服饰或传统文化元素做成背景墙,面馆餐具的设计也别具匠心,粉、绿、蓝、红、青等清代朝服里丝线种怀古色调被抽离出来,融入筷子、餐盘、青瓷大碗,成为空间细节设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古韵悠悠的空间氛围相得益彰,民族悠久的文化传统娓娓道来。

  2013年4月,高文安斥巨资买下占地面积33.3英亩(134760㎡)的苏格兰Crawfordton男爵古堡,历年四年修缮改造,2017年3月,终于大功告成。

  Crawfordton古堡,17世纪时曾归贵族克莱顿家族拥有,19世纪时被保守政客乔治.古斯塔夫沃克爵士改建,由爱丁堡著名的建筑师佩迪.金尼尔设计,是苏格兰男爵豪宅的典型。高文安致力还原古堡的苏格兰贵族原味,沧桑的红砂岩山墙,造型古朴的塔楼、雕刻,述说着四个世纪的悠远历史。

  Crawfordton毗邻爱丁堡,坐拥苏格兰草场的广袤美景,这里的生活有着贵族般的优雅与从容,在露天花园里享用英式下午茶,到森林中的古老教堂做礼拜,华灯初上时,一场盛装酒会拉开帷幕……

  这座四百年历史的古堡,在20世纪末一度荒废了近20年,如今通过高文安的设计,以传统中式与古典英式混搭的手法,对旧建筑进行修缮改造,赋予其现代的艺术情怀。

  古堡自身的特色和历史底蕴被原汁原味的保留下来,色泽古朴的木地板,样式古雅的木制楼梯,壁炉上花纹精美的古董镜,复古与现代结合的家具,不同世纪的设计美学和地域文化,在同一个空间中碰撞出艺术的火花。

  生活美学的积累需要时间的历练,建筑学出身的高文安,总能在美学与功能之间、东方与西方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点,英伦特色的餐厅,中国古典肖像画成为最大胆,也是最亮眼的装饰。

  古堡的会客厅极为气派,古典的厚重框架中装入了轻盈的现代情怀,的自然光透过木结构的玻璃,洒在定制的精美家具和艺术陈设上,蒂芙尼蓝的纯色墙面优雅地托起精雕细琢的天花,把贵族轻奢贵气的生活美学从容铺就。

  起居空间,翻新的木地板,保留了古堡的历史韵味。大面积的留白墙体,为室内营造出开阔、明亮的感觉,同时增加空间的可塑性,家具与艺术陈设可根据个人喜好随时更换,找到生活最自由、最自在的状态。

  私人健身房的设计,将高文安一直坚持的健康生活理念带进古堡。纯白主色调,突显原木带来的纯朴宁静。自然风景透窗而入,为室内注入生机与活力。威尼斯的金属镜、中国的古董柜,传递中西文化的魅力与精髓。

  《史记》中说:“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春秋至秦汉时期,贵州地界出现了一神秘夜郎国,两千多年来,古夜郎的历史面貌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但这不妨碍它成为西南民族文化的源头和代表。历史上,这里就是文化昌盛之地。依托夜郎各族共同的祖先——遁水圣母,夜郎文化长流至今,也形成了如今贵州文化多元化与原生态的最大特点。

  贵州夜郎皇宫的设计,构筑了一个宏大的主题,4500 平方米的餐饮空间,从古代夜郎王国到今天特色贵州,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遗产和生活风貌展示得淋漓尽致。高品位的用餐享受,强烈的视觉观感,来此用餐的客人,体验的将不仅是一份美食,更是一种文化、一种意境、一种心灵上的享受与共鸣。

  餐厅一楼,设计师在构筑一个气势恢弘、辉煌夺目的现代空间的同时,引入了贵州源远流长的少数民族文化,使之成为美食之外贯穿空间最重要的一条主线,用极具地方特色的化石、陶器、银器、服饰、古代农耕纺织用具等藏品,打造成别开生面的民俗博物馆,以此来烘托和提升餐厅的文化主题。

  大堂总台总台采用正方体块式设计,如同空间中一个现代而明快的视觉符号,被三面多层的玻璃酒窖所包围,像座落于华丽的水晶城堡,几十盏鸟笼般的灯罩被固定于顶部的灯光装置中,气势不同凡响。

  二楼是餐厅的主体,三十二间各具特色的包房和大厅,构筑起一个个多姿多彩的民俗世界,每个空间的设计都匠心独运,围绕着贵州特色民族文化与夜郎古国的神秘气息,设计师从建筑、服饰、传说等不同方面截取民族元素,设计符号虚实结合,让用餐者从中读到了历史、现在与未来,设计也由此达到了工艺与文化的完美融合。

  以苗族图腾蝴蝶为主题符号的包房,《苗族古歌》记载,蝴蝶从枫木心孕育出来,与“水泡”、“游方”生下 12 个蛋,其中之一孵出苗族祖先姜央。苗族人最崇拜蝴蝶图腾,亲切地称之为“蝴蝶妈妈”。

  以侗族最精致的风景“风雨桥”为文化图景的包房,设计师用书画写意的笔法在墙上勾勒了一座风雨桥,让客人在用餐时享受到有着“世界十大最不可思议桥梁之一”美誉的建筑之神采。

  “自古苗人住高山”,为了把这一被建筑界赞为“民族建筑之瑰宝”的苗寨搬到包间内,设计师提取了村寨中最有特色的视觉元素,如作为苗寨建筑材料的木片、柱子状的房基等,让抽象的符号化身为视觉与文化的语言,传达着丰富多彩的信息。

  丽江瑞吉别墅,位于中国三遗历史名城,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高文安以民族的朴素哲学,将中国传统文化脉络与纳西文化渗入室内设计,历时六年精心雕琢,用现代手法还原千年纳西风情,古韵盎然也不失与时俱进的时尚浪漫,高文安想把丽江瑞吉打造成一个城市名片,他相信,百年后,它会是古城又一处鲜活的文化名胜。

  高文安将半世纪的人生感悟融入别院的设计,将传统文化中大隐隐于市的隐士情怀娓娓道来,出 尘 脱俗,透出一股闲云野鹤般的逍遥自在,古雕花木梁托天承地,敞院阁室生根一方水土,身居其内,满目风景,或品茗,或把酒当歌,与玉龙雪山对饮,从世外的喧嚣转向内心的安宁。

  揽山光,沐云影,设计别赋禅味。良辰美景四月天,赏心乐事云中院,漫步居室,每一步都是不同的风景,窗里窗外四季如画,花石草木俱得禅机,人与天合,合得静雅,居得自在心禅。

  将纳西的风土人情、民族古韵与建筑设计有机结合,以山为牆,以水为枕,空间舒旷,内藏闲适气质。与山相对,以山为依,坐享春光暖阳,卧听玉龙雪山更古长存的悠悠风吟。纳西银铜餐具、红烛玄陶、铁艺灯影,生活的每个细节都充满情调,生态起居让世人艳羡。

  引景入户,设计师心思巧妙的将传统民族风韵融入现代起居,青砖、古铜、原木造就古典气质与肌理,沙发、壁炉等现代家具也足见雅丽闲逸。一个私密朴宅,传统文化在这里生根开花,只为地知、为天看,却不进纷繁喧嚣,不必思动,尽享闲适。

  千年丽江缔结百年瑞吉,丽江千年不拒秀水、雪山,换得不老的时光在院落中倘佯,孕育出时代的巍巍风情。瑞吉百年以传统建筑与现代生活完美嫁接,在紫金山会所,可以将历史阅读,把酒言欢,亲近丽江的灵山妙水,拥抱登顶世界的风情。

  文化背景:大理古城,东临碧波荡漾的洱海,西倚终年青翠的点苍山,风花雪月四时常春,是云南最早文化发祥地,据文献记载,公元4世纪,白族的祖先就在此繁衍生息,创造了灿烂的新石器文化。古城悠悠,有“大理艺术王宫”美誉的白族民居,带给每位游客一个灵性的艺术空间,品普洱老茶,看高山流云,听寺院晨钟,尽享妙香佛国。

  项目背景:“下关风,上关花,下关风吹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照苍山雪”,雪栖苍山,月照洱海,苍山洱海是大理的灵魂之笔,大理王宫售楼中心的设计重点,是利用大理的地理优势,借窗及景,将苍山洱海之色引入室内,实现美景重生,再融合当地白族文化与古代王宫细节,朴素与雍容并存,给人无限遐想。

  设计说明:苍山下,洱海边,风情浓郁的白族人家与大理的风花雪月是高文安设计的灵感来源,从白族传统服饰到地域特色美食,从传统木雕门屏风、到藤编背景墙,白族生活的点滴都经过高文安的提炼,细化为白族衣、食、住、行四大主题样板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