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食 >  正文

古人有一万种方法形容美食而你只会“超好吃”

来源: 未知  2020-04-09 05:39
作者:admin | 责任编辑:admin〗

  超好吃,是个万能词汇。纵使你放进嘴里的是川鲁粤淮,米其林三星,往往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只剩了个:

  要知道,不懂说“超好吃”的古人其实有一万种方法描述美味的感觉,常常寥寥数语,画面感就能扑面而来。

  少年,肚肚这就帮你小盘点一下,就算不能助你撩妹脱单,至少下次跟朋友吃饭的时候不会只会玩命重复“超好吃,超好吃”了。

  北宋熙宁十年(公元1077年),宫廷御厨一年使用猪肉4131斤、羊肉43万多斤,猪肉仅是羊肉的一个零头。除了胡风影响外,猪肉还遭到大V孙思邈的批判:“凡猪肉久食,令人少子精,发宿病。豚肉久食,令人遍体筋肉碎痛乏气。”

  苏轼的朋友吕希哲记下了这样一件事:一天,苏轼向朋友们赞叹猪肉的美味,他的朋友范祖禹说:“吃猪肉引发风病怎么办?”苏轼马上说:“范祖禹诬告猪肉。”什么是好吃的最高境界?就算全世界与它为敌,我也要你。

  曾有老饕认为,鲍鱼熊掌燕窝等等不过中下等,因为食材自身特点贫瘠,多种配料百般炮制,熊掌如果没有老汤干贝等鲜美之物衬托的,也就是块臭肉。反观羊肉之流,自己就是碗中的角儿,风味是盖不住的。

  羊肉的特点,就在于它的味道。西安人深谙羊肉之美,一碗羊肉泡馍加上辣子和糖蒜,肉烂汤浓,香得霸气十足,唯我独尊。吃美食就像谈恋爱,任你是达官贵人,深闺小姐,我羊肉汤就是能让你,一见我,就变得不像你自己。

  老北京们在儿时常听到手敲冰盏的清脆声音,“泠泠有声,清远而浏亮”,那是卖冰梅汤的在走街串巷。在炎热的夏季喝上一碗,“透心沁齿,如甘露洒心一般”。

  夏天喝酸梅汤是北平各阶级人人都能享受的事。徐凌霄《旧都百话》关于酸梅汤有这样的记载: 暑天之冰,以冰梅汤为最流行,大街小巷,干鲜果铺的门口,都可以看见“冰镇梅汤”四字的木檐横额。有的黄底黑字,甚为工致,迎风招展,好似酒家的帘子一样,使过往的热人,望梅止渴,富于吸引力……你可能会忘记这个时代,但你,永远会记住那种味道。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北宋 苏轼《浣溪沙·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洲刘倩叔游南山》

  午后来点热水冲新茶,浮沫如雪,清香怡人。再来点鲜嫩时蔬,招待可爱的朋友。人生真正的味道,还是在于清淡的欢愉呀。

  鲈鱼肥美茭白(菰)爽脆,耐心烧成羹汤,搭配一块新煎的麦饼。富贵食材不如一口心中最巴适的乡味。

  雨夜隔来春韭嫩嫩长长,刚烧好的黄梁你可要多尝。你说相逢实在太难了,明朝又隔山岳,世事两茫茫。万语千言,我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举起酒杯“来,喝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