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网红范雨素走红的背后 她会是下一个余秀华吗?

2019-05-02 作者:admin   |   浏览(184)

  一篇名叫《我是范雨素》的文章火了。范雨素是湖北人,来自襄阳市襄州区打伙村。她44岁,初中毕业,在北京做育儿嫂。在她空闲时,她用纸笔写了十万字,写作两个家庭的故事。 介绍说她像位人类学家,写下村庄里的、家族里的、北京城郊的、高档社区生活的故事,写下对命运和尊严的想法。 你如何看待范雨素,你觉得她会是下一个余秀华吗?

  范雨素的文字很有表达力,冷静幽默,很多时候准确传神。她似乎擅长写开头结尾,如《我是范雨素》中的开头,的确让人惊艳,虽然略显做作但很文学: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又如《农民大哥》的结尾:最后,大哥什么都不养了,说以后踏踏实实做农民。戛然而止,恰到好处。因此,我更喜欢她的《农民大哥》,流畅的文笔貌似不经意地写出了那么一个特别的大哥,鲜活生动。因为写亲身经历,写农村,所以乡土气息和生活气息扑面而来,这是目前许多无病矫情矫饰的散文作者缺乏的。她的文章,能在网上引起这么大的反响,除了她文字本身,除了她的身份与文学之间的反差,我想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吧。

  但是,她的写作还很十分混杂芜乱,文学修养不足亦显而易见,这在《我是范雨素》中表现尤为突出。今年44岁的她,以到目前为止的毕生积累写出了这些文字。她以后的文字之路会怎么样?过度期待和解读,也许并不能有益于她。她的生活轨迹已经十分清晰,她的写作轨迹,只希望发达的网络,不要帮倒忙。

  有些读者以为范雨素是口语写作,我手写我心,以为她的语言是从日常生活到文字的简单翻译下造就的底层写作的朴素。并不是这样。恐怕从那些微信摘录已经能看出她的风格了。我觉得,她的语言,是典型的阅读者的语言,是文学造就的,不是生活造就的。她有时使用的口语,其实是北方口语加上像伪爷娘娃子这样的当地词汇以及人不死,债不烂这样的生动表达,而北方口语恰恰是从阅读中来的。

  我们在读者留言和评论中看到不少比较,跟同是湖北人的诗人余秀华作比,跟《穷时候、乱时候》比,跟新凤霞比,跟小说《活着》的内容比。我自己读的时候,多少想到了李娟,可能与内容上一代代女性强悍的相互依恋依赖的生存有关,不过,更多是因为语言上的天真、纯净、幽默感,以及一些反当代的独特性。

  雕琢、反讽、充满暗示的文字风格或许来自于阅读史,她甚至在微信聊天上都是这种语言和逻辑。读者对知识分子介入的误解,恐怕是因为不熟悉劳动人民中的、地方上的、基层的知识人,想象底层劳动者的逻辑和语言得粗暴、缺乏知识性才符合自身对劳动者的定义。劳动者有很多种,其中长期浸润于阅读并且对知识和求真有兴趣的那些中,有相当多的人习惯使用大词儿和抽象概念,也有作家编剧曾准确地写出过基层村干部好谈论国际大事,动不动联合国的对话。而本地知识分子可以与知识生产机构和制度毫无关系,但其心灵直通经典文本,并且所受经典的影响和对经典的定义可能是个性化的、与个人青春时高密度阅读时恰好共存的时代风潮紧密关联的、充满偶然的,与学院和社会的经典化选择不同。

相关文章